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拼音]:zibenzhuyi jilei de yiban guilü

[英文]:general law of capitalist accumulation

资本主义积累所引起的资产阶级的财富积累同无产阶级的贫困积累之间的内在联络和必然性。这一规律表明,随著资本积累的发展,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它揭示了资本财富的增长同无产阶级状况恶化之间的对抗性矛盾,即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对抗性矛盾。

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剩馀价值规律的作用,资本家必然不断地进行积累,将剩馀价值的一部分转化为资本,实行扩大再生产。一方面,由于资本积累是通过资本积聚和资本集中两种形式实现的,因此,资本积累过程也就是日益增多的社会财富愈来愈集中到少数大资本家手中的过程。另一方面,随著资本积累,资本有机构成和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一定的劳动力可以推动越来越多的生产资料,因此,生产资料和劳动生产率比生产人口增长得快的事实,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却表现为工人人口总是比资本增殖的需要增长得快。所以,资本积累的过程,就是“机器排斥工人”的过程,是产业后备军形成和扩大的过程。K.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积累不断地并且同它的能力和规模成比例地生产出相对的,即超过资本增殖的平均需要的,因而是过剩的或追加的工人人口”(《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 691页)。相对过剩人口又反过来成为资本主义积累的手段,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和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因为这种过剩人口形成了一支庞大的产业后备军,可以随时根据资本增殖的需要,提供可供剥削的劳动力。相对过剩人口的增加,又导致工人失业和贫困的加剧。

这一规律表明:资本主义的社会财富即职能资本越大,社会劳动生产力越发展,产业后备军就越多;产业后备军越大,经常失业的人口也就越多;失业人口越多,工人阶级就越贫困。

显然无产阶级贫困化,不仅是由于资本积累过程中失业人口日益增多造成的,而且是剩馀价值生产的必然结果;不仅是资本积累规律造成的,而且也是整个资本主义制度及其运动规律造成的。马克思在概括了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后指出:“一切生产剩馀价值的方法同时就是积累的方法,而积累的每一次扩大又反过来成为发展这些方法的手段。由此可见,不管工人的报酬高低如何,工人的状况必然随著资本的积累而日趋恶化”(同前,第23卷,第 708页)。因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一切增加剩馀价值的方法,都是依靠牺牲工人的利益来实现的;发展生产的一切手段都转化为加强支配和剥削劳动者的手段。它使工人畸形发展,变成区域性工人,变成机器的附属品;它使工人受劳动的折磨,使劳动枯燥无味,并且随著科学作为独立的力量加入劳动过程而使劳动过程的智力活动与工人相异化;这些手段使劳动过程的条件更加恶化,使工人在劳动过程中屈服于资本的专制,使劳动时间侵佔工人的生活时间,并且把工人的妻子儿女都抛到资本车轮的压轧之下。同时,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即使相对过剩人口或产业后备军同积累规模和能力始终保持平衡的规律,更把工人牢牢地钉在资本上,总之,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剩馀价值的生产和资本积累一起,使无产阶级状况趋于恶化。

资本财富的积累,表现为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而利润量却绝对增加的二重性规律。资本主义积累在决定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时,造成了过剩资本,即不可能在现有生产部门获得常规利润的资本,从而迫使资本外流,寻找新的投资场所,扩大自己的活动范围。但是这种扩大,在增加积累速度时,还会更多地增加过剩的资本。于是,各种矛盾便在扩大的基础上再生产出来。

社会财富的积累同无产阶级贫困的积累,深刻地表明了资本主义积累的对抗性质,揭示了无产阶级贫困化的原因,表明了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是无法摆脱遭受剥削的悲惨命运的。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揭示了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利益的根本对立和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马克思关于资本积累的理论,为无产阶级反对资本压迫和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提供了锐利的思想武器。

更多信息: 承兑